“組織部來的第一書記”

發布時間:2015/11/11 來源:天門黨建3 點擊: 字體顯示:

盡管距離青神縣城只有6、7公里的距離,但是通往壇罐窯的必經之路江北路卻是坑洼難行。11月4日,我們從江北路右轉向壇罐窯村的村道山坡兩旁,灌木和荒草已經砍得干干靜靜,我們遇見一個背著背篼趕集歸來的大娘。問起村里新來的第一書記,大娘有些印象。

“村里來的那個干部,姓啥我記不到了,小伙子倒是很和氣,喊我記到他的車牌號,596,說以后只要路上碰到起了就捎我們一段。”

大娘叫游學云,是壇罐窯村一社村民。說起趕場必經的那條泥濘的公路,大娘頗多怨言。“雨天,有時泥巴都要淹過小腿。”不過大娘接著說,好像很快這條路的就要加寬改造了,聽說是村上新來的干部想辦法協調的。“你看嘛,路兩邊的雜草和樹子都清理干凈了,修好了就巴適了,我們趕場就不再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了。

村辦公室,我們并沒有見到游學云大娘說的村里新來的那個干部。村辦公室旁邊茶鋪里打牌的老人們說,新來的書記好像在二社山上修山坪塘。

問了好幾個群眾,轉了好幾個彎,我們才找到地方。山上,果樹綠意蔥蘢,即將成熟的椪柑掛滿枝頭,我們終于見到了正和縣水務局工程隊的7、8名工人修山坪塘的壇罐窯村第一書記徐俊。對面不遠的上坡上,有村民半開玩笑地喊:“書記,馬上都要采摘的椪柑樹子我都砍了,地都給你們騰出來了,要搞快點修過來哈。”

“每口池子都要硬化,大概蓄水100立方,12月底前,全村要建好23口這樣集雨蓄水池,能夠解決全村山上2000畝椪柑的灌溉。”這位壇罐窯村新來的第一書記向我們介紹,老百姓這么支持,我必須要經常守到,到時出了質量問題,要遭群眾罵!”

82歲的劉邦銀老人年事已高,40多歲兒子因為智障幾乎沒有勞動能力,是村里審核確定的建卡貧困戶,父子倆的房子建在五社半山腰,存在滑坡隱患。

“劉大爺,你的房子比較舊了,住在山上,也不安全。村上已經給你爭取到了兩萬塊錢的危房戶改造補助資金,想幫你搬到山下去,愿不愿意搬嘛?” 徐俊湊近劉邦銀大爺的耳邊大聲說。

“要搬要搬,謝謝,謝謝!”劉邦銀大爺不知是激動還是其他,只反復的說著這兩句話。

徐俊介紹,今年村上已經幫助像劉邦銀老人這樣家庭最為困難的7戶爭取到了危房改造資金12萬元,“我們先要做的,就是讓這些因為因病因殘等各種原因形成絕對貧困戶,住得安全,穿得暖和,生活上有最低保障。”

在村辦公室,我們翻到了徐俊的工作日記。“縣委組織部領導楊部長幫助爭取協調縣財政交通專項資金300萬元用于4.8公里江北路及椪柑產業大道拓寬改造;縣政府領導候縣長幫助協調農業產業專項資金40萬元用于生產便道硬化,解決群眾采摘椪柑肩挑背磨的“最后一公里”;縣電力公司幫助完成1、2社農電改造;人社局、衛計局領導支持經費2萬元用于村兩委公共服務;市扶貧移民局領導楊局長指導支持16戶貧困戶免息貸款項目指標----”工作日志本上,記得密密麻麻,好幾十頁。

“村上支書和村主任為了道路改造的放線和測量,帶著幾個村干部在路上砍了好幾天雜草和灌木,群眾一聽說要修蓄水池和椪柑產業大道,砍了馬上就要采摘上市的椪柑,無償的給村上騰出地方。”徐俊說起壇罐窯的干部群眾淳樸,非常感概。“山上干部群眾這么支持,市縣兩級領導、各個部門這么關心,不把壇罐窯村的扶貧攻堅工作做扎實,我和工作組的同志肯定沒得臉面回單位。”

30歲的徐俊,是青神縣委組織部干部,三個月前,下派白果鄉壇罐窯村黨支部第一書記。

“當初找他談話時,徐俊說過這樣一句話,如果下去是沉下去真正干點實事,我就去;如果只是到村掛個名字,我堅決不去。”青神縣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汪品元說。

(四川省青神縣黨建云平臺供稿—— 邱文清)


  • 收藏
  • 字體顯示:
  • 打印
  • 組工文化排行
    山东福彩中奖号码